栏目

当前所在位置:大河报-综合性都市生活日报 > 省内新闻 > 文章

网曝河南失踪男子在泊头被迫干苦力

2019/04/11 本文来源:未知 浏览量:次浏览

  • 微信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更多更多
网曝河南失踪男子在泊头被迫干苦力

4月3日,网曝河南失踪男子在泊头被迫干苦力,当地警方不立案。消息一出,立即在网络热传,众多网友纷纷留言,希望了解事件真相。4日,沧州市公安局派出调查组入驻泊头开展工作,同时泊头市人民检察院启动立案监督程序。记者带着疑问来到事发地军王庄村进行实地探访。4月8日中午,记者获悉田俊杰及其家人已赶到泊头,当地警方将对其进行法医鉴定。

 

网曝河南失踪男子在泊头被迫干苦力 当事双方说法不一,田俊杰到泊头做法医鉴定

 

▲田俊杰

双方当事人说法不一

◆田伟红:堂弟田俊杰被村支书拘禁7年 警方不立案

4月6日上午,记者联系到田俊杰的堂哥田伟红,据他介绍,堂弟田俊杰自2007年外出务工后就和家人失去联系,期间家里一直在找,但始终没有线索。去年9月,一通匿名电话让家人看到了希望。“这位神秘人打电话到安阳市公安局,说我弟弟被泊头军王庄村一名村干部非法拘禁,希望我们赶紧去解救。”田伟红说,于是他们联系当地警方,于2018年9月21日赶到了泊头,通过当地打拐办以及刑警队的配合,在军王庄村村支书王迎军家里,将失踪11年的堂弟“解救”出来。

“找到我弟弟的时候,他穿得破破烂烂,浑身馊臭。见到我和我父亲都害怕得不行,我一直说是他哥哥,他才敢认我。”田伟红说。为了防止弟弟受到伤害,他接到人以后很快离开了现场。

田俊杰到家后,向家人讲述了离家这么多年的经历,他说自己2007年到了天津就遭到了拐骗,2010年左右被带到王迎军家的拔丝厂强迫劳动,直到家人找到他。

关于田俊杰在王迎军家的待遇,田伟红说:“(弟弟的遭遇)很残酷,王迎军经常打骂他,干活慢了就打。我弟弟跑了两三次,被他抓回来又打又踹。”田伟红说,弟弟到现在还有心理阴影,一说去泊头那边配合警方调查,弟弟就害怕,说不敢和王迎军见面,怕王迎军打他。

田伟红说,2018年12月21日,他带着堂弟田俊杰去泊头,以王迎军涉嫌“非法拘禁、强迫劳动、故意伤害”等理由要求当地警方立案。今年3月13日,泊头市公安局下达不予立案通知书,认为“没有犯罪事实,不需要追究刑事责任,不予立案”。对于这个结果,田俊杰及家属存有疑问。

田伟红表示,迫于无奈他只好求助媒体,经过报道,调查组已入驻泊头,当地检察院也启动了相关程序。“我相信法制社会一定会严惩不法行为,我要为受害弟弟讨回个公道。”田伟红说。

 

网曝河南失踪男子在泊头被迫干苦力 当事双方说法不一,田俊杰到泊头做法医鉴定

 

▲王迎军之前给田俊杰买的胃药

◆王迎军夫妇:“我们把他当家人,怎么会虐待?”

在事件另一方当事人王迎军家里,记者见到了他和妻子王凤兰。

王凤兰回忆,2011年春天,她去及庄附近的砖窑厂打工时认识了田俊杰,对他的印象就是特别瘦小,不爱干净。田俊杰在窑厂认了一个干妈,但这个干妈把窑厂开给工人的工资卷跑了,田俊杰一分钱也没有拿到。

“我见田俊杰无依无靠,还经常被工友欺负,就开始照顾他,给他吃的穿的。”王凤兰说,到了冬天,窑厂停工,田俊杰没有地方去,她就把田俊杰领回了自己家,从那天起就再也没有走。

“我和我对象也多次问他是哪里人,愿不愿意回家。他说不想回去,说自己家庭条件不好,父亲残疾,父母都喊他‘憨子’,不待见他。”王凤兰说,见田俊杰坚持不肯回去,她就继续收留了他。到了2012年春天,王凤兰家里开起拔丝厂,田俊杰到厂子里当工人。“他右手没力气,干不了什么活,就给我们打打下手。其他工人每天开25元工资,我们对他管吃管住,每天开20元。”王凤兰说。

 

网曝河南失踪男子在泊头被迫干苦力 当事双方说法不一,田俊杰到泊头做法医鉴定

 

▲王迎军从田俊杰褥子底下整理出来的“私房钱”。

王凤兰说,拔丝厂干了一年多黄了,田俊杰就在家看看机井、接接孩子,虽然没再按月发工资,但她和王迎军经常给他零花钱,每月都有几百元。“这么多年,我一直拿他当家人对待。”王凤兰说。

王迎军坦言,媒体对他“村支书”身份的扩大,引来诸多“村霸”“黑恶势力”的评论,舆论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接田俊杰到家里来的时候,我就是普通老百姓,2015年村民选举我当村支书,干到2019年1月就卸任了。”

“我给了俊杰三部手机,他会用手机下载歌曲,下载游戏,会看电视会开空调,我家的电动车、拖拉机甚至大货车他都会开。我认为他这样的智力水平,要想报警或者离开,没人能拦住。”王迎军说,他经常让田俊杰带着钱开车去乡里买种子化肥,而且田俊杰居住的房子周围没有院墙,交通四通八达,要想走随时都可以。

 

网曝河南失踪男子在泊头被迫干苦力 当事双方说法不一,田俊杰到泊头做法医鉴定

 

▲田俊杰居住的房子和周围环境。

“俊杰修拖拉机的地方距离乡派出所只有几十米,他完全可以跑到派出所报警。”王迎军说。他的这一说法,记者也向富德路农机修理门市老板王占强进行了核实。对方表示去年王迎军曾带着田俊杰一起来修拖拉机,之后王迎军外出办事,田俊杰一个人在门市等了一两个小时,然后开着修好的拖拉机回去,期间没有任何异常的表现。

田俊杰之前居住的房子位于村东头的田地里,记者看到屋子里虽然凌乱,但有电视机、空调、暖气、电磁炉等。王迎军说,以前他们全家和田俊杰都吃住在这里,后来留下俊杰自己在这儿看机井,家里只要做好吃的就会打电话叫他回去吃饭。

 

网曝河南失踪男子在泊头被迫干苦力 当事双方说法不一,田俊杰到泊头做法医鉴定

 

▲屋子里有电视、空调

王迎军指着床上的两盒药,说田俊杰肠胃不好,他经常给田俊杰买促消化的药。“你看,桌上还留下这么多鸡蛋,家里散养了十几只鸡,每次俊杰摸来鸡蛋就和面条一起下着吃。”

“俊杰那天走得特别匆忙,他走了以后我母亲收拾铺盖,从褥子底下翻出一个塑料袋,里面是俊杰自己攒下的钱,数了数有3600多元。”王迎军说。

 

网曝河南失踪男子在泊头被迫干苦力 当事双方说法不一,田俊杰到泊头做法医鉴定

 

▲田俊杰之前使用的两部手机

记者采访时,村中小超市的经营者王建东、在超市购物的村民王金奎、村医王立强、和田俊杰一起打过工的村民王灵敏以及村警王志忠等人都曾和记者提到,田俊杰来去自由。王建东、王金奎、王立强等人还告诉记者,田俊杰身上带着钱,无论是买零食,还是拿药,都是自己掏钱结账。

警方说法

◆办案民警:经调查取证做出不予立案通知

泊头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富镇中队副中队长张林说,2018年9月21日下午4时许,河南安阳警方带领家属来到刑警队,求助寻找一名居住在军王庄村农场的河南籍男子。他联系西辛店派出所民警,一同去军王庄,向时任村支书的王迎军了解情况。

“王迎军表示附近没有农场,但根据家属提供的体貌特征,他说自家收留了一名河南男子跟他们要找的人很像。”张林回忆,一行人便来到田俊杰居住的房屋,并确认就是家属要找的人。“王迎军的妻子帮忙收拾了行李,田俊杰走的时候她还哭了,整个过程很感人,也没有曲折。”

张林说,事后民警查询全国失踪人口网,并未发现田俊杰的信息,家属当时也没有提出任何异议。直到三个月后,他们以王迎军涉嫌“非法拘禁和强迫劳动”要求立案。泊头警方经过大量调查取证,了解到田俊杰在拔丝厂工作期间工资正常发放,在王迎军家中出入自由, 从2015年就有智能手机,并且从未欠费可与外界正常联系,没有发现王迎军有犯罪事实发生,于3月13日告知田俊杰及堂哥不予立案。

 

网曝河南失踪男子在泊头被迫干苦力 当事双方说法不一,田俊杰到泊头做法医鉴定

 

▲田俊杰在安阳确诊为“右耳神经性耳聋”

3月13日当天,田伟红反映弟弟田俊杰右耳失聪,为王迎军殴打导致,并要求以涉嫌“故意伤害”立案。对此,警方对田俊杰进行了第二次笔录,但田俊杰称每次殴打都只有他和王迎军两人在场,无旁人目击,而且相关的法医鉴定一直没有做出来,所以关于王迎军是否涉嫌“故意伤害”,目前警方仍在调查中。

4月8日中午12时许,记者再次连线田俊杰堂哥田伟红,他表示安阳那边的医院已诊断田俊杰为“右耳神经性耳聋”。5日下午,他接到泊头警方通知,让带着田俊杰来做法医鉴定,现在他和田俊杰刚刚抵达泊头,具体问题可与警方接洽。

记者同时了解到,自调查组成立之后,警方正在依据规定,开展相关的调查工作。燕赵都市报将持续关注事件的最新进展。

大河报-综合性都市生活日报 版权所有 © 2005~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大河报-综合性都市生活日报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备案号:豫B2-2004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