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

当前所在位置:大河报-综合性都市生活日报 > 社会新闻 > 文章

与白衣卫士并肩作战

2020/02/13 本文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次浏览

  • 微信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更多更多

  “过去的半个月时间,一直和我曾经学习、工作了11年的城市战斗在一起,真正同呼吸、共命运,每每回想起其中的点点滴滴,都是热泪盈眶,愿武汉挺住,世界祥和!”这是1月29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记者蒋晓平在他微信朋友圈中写下的话。从1月14日主动请缨奔赴武汉采访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以来,他一直待在武汉,用镜头记录了整个事情的全过程,这段话是他在这段时期内的肺腑之言、真情流露。

  勇闯禁区 没有时间看春晚

  《2020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春节联欢晚会》中,由白岩松、康辉、水均益等6位新闻主播带来的节目《爱是桥梁》感动了无数人。

  节目中展现的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重症隔离病房内外的场景,都是出自总台记者蒋晓平之手,但正在看春晚的人们不知道的是,蒋晓平和摄像苗毅萌当时并不知道自己所拍的节目上了春晚,他们也根本无暇欣赏春晚,这个春节,他们一直待在金银潭医院的病区,通宵达旦记录着医护人员的工作,而且,就在除夕到来前,他们也正在经受一次难耐的心灵煎熬。

  为了解肺炎病房的救治情况,蒋晓平此前已多次到位于南楼7层的重症监护病房,与重症监护室主任吴文娟多次接触。在1月18日,还和吴主任首次进入了金银潭医院的重症隔离病房区域,“当天摄像有事回北京了,另外一个摄像还未赶到,我一个人在重症隔离病房主任吴文娟的带领下,穿着防护服、手里拿着套有塑料袋的便携DV,跨进了潜在污染区的那道门。说实话那时候心里直打鼓,不怕是不可能的。”蒋晓平推开了潜在污染区的门,依次经过风淋通道、紫外线消毒区,再推开两道门进入了半污染区,“半污染区其实就是病房外的楼道,两边的病房是采用最严密防护措施的污染区。”半污染区属于二级防护,必须要首先换上医生准备的专用裤子,穿隔离衣,套口罩、帽子、鞋套。在病房里面的医生护士们是三级防护,在二级防护的基础上,他们在外面又罩上了一层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和面屏罩,走路笨拙,就像个太空人似的。蒋晓平看到,监护室内外的沟通都要依靠对讲机,为了能够让所有参与治疗的医护人员随时掌握患者的情况,隔离重症监护室里的护士,将每一位患者的情况写在纸上,反贴在玻璃上,每小时更换一次。

  “我当时询问是否可以进入病房拍摄,得到的答案是绝不可能,如果进去了,摄像机受到污染,一旦洗消就全部报废了。”这次探班让蒋晓平极为震撼,也拍摄到了一手的资料。两天之后摄像苗毅萌赶到,他们两人一起再次进入半污染区,补充拍摄了更多的细节,于是就有了素材被美国、英国、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等国家和地区的477家媒体广泛选用,播出1719次(截至1月23日18时)的新闻报道:《独家!总台央视记者探访武汉金银潭医院隔离病房》。

  身体上的冒险还是其次,就在除夕到来前的腊月二十九晚上,蒋晓平接触过的一位护士透露,吴文娟和医院的一位副院长因为感染肺炎,被隔离住院,而且医院的党委书记当天下午也被送到一家医院紧急抢救!这个消息不啻一个晴天霹雳!这些人蒋晓平和苗毅萌全都接触过!此前和吴文娟一起在办公室里起码待了有四五天,而且全都是近距离接触!而那个副院长在1月18日深夜召开过新闻发布会,蒋晓平还在旁边为他出谋划策过,在医院里也与他多次打过照面,而且一起交谈,一起坐电梯!至于党委书记,就更不用说了,一起走路、一起商量选题,密切接触太多了!当天晚上,蒋晓平把这个消息在新闻中心社会部工作群里讲过之后,一片哗然,有同事当即劝告:明天的采访是否考虑就此取消?

  由于疫情进展太快,国家卫健委专家组在1月20日确认有人传人现象出现,当时总台只有蒋晓平和苗毅萌一路坚守在风暴之眼,其他媒体不被允许进入。严峻的形势让外界心急火燎,迫切地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全国乃至全球的信息源只有依靠蒋晓平和苗毅萌两个人了!在这种情况下,两人深深地感受到了肩上的责任,怎么办?只能硬着头皮往里冲了!

  幸好,蒋晓平和苗毅萌经过咽拭子测试和CT检查,身体无碍。

  感同身受 在战场永不杀青

  蒋晓平是湖北宜昌人,1992年在武汉读大学,毕业后留武汉工作,2003年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成立时,当年9月来到北京,进入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社会新闻部工作。其间他一共在武汉学习、工作了11年,对武汉有着很深的感情,看到武汉遭此大难,他非常痛苦,因为他有很多的亲戚、朋友、同学、前同事都在武汉,他觉得自己更有义务、更有责任来到武汉并肩战斗,与这座城市共度难关!同事徐进在跟随蒋晓平的几天时间里,耳闻目睹了他的工作状态,徐进忍不住拍了一张蒋晓平红着眼睛,一边打电话一边擦眼泪的照片,徐进在朋友圈中写道:“摄影师换了3位,不能说他的脾气暴躁,准确地说是极为焦躁,每天多半时间在传染病医院猫着采访拍摄,剩下的时间就是插缝儿帮同学、朋友等从各个门路找药、安排住院,甚至还经常为别人找口罩,其余的时间才是下榻。”

大河报-综合性都市生活日报 版权所有 © 2005~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大河报-综合性都市生活日报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备案号:豫B2-2004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