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

当前所在位置:大河报-综合性都市生活日报 > 社会新闻 > 文章

当社会新闻让我(作为母亲)感到害怕……

2019/06/12 本文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次浏览

  • 微信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更多更多

因为,我的孩子(这里是说我家的二儿女)只有5岁。

02

对于一个5岁的小女孩来说,她没有足够的思维能力去搞清楚,那些发生在甘肃或者上海的伤害事件到底离她有多远,她的生活究竟会因此发生那些改变?对于学龄前的小朋友们来讲,他们眼中的世界很多时候都是简单对立的,在“绝对的安全”与“完全的危险”之间,没有那么多心理上的缓冲空间。

当我们在一个小孩子面前讲出“昨天上海发生了一起凶杀案……”的时候,在孩子们的理解和感知中,就同告诉他们“此刻咱们小区里有人被杀掉了” 一样吓人。如果这些伤害事件之中的受害者是儿童,那么,对于得知这样的消息的孩子们来说,所引发的感受就更加可怕和难以耐受了。

所以我不会在孩子面前随意谈论或关注这样的新闻,哪怕孩子的注意力看起来并没有放在我身上(不要因为孩子在玩积木的时候,就不会听到你和闺蜜在电话里说什么)。我不想在各种无意之时,就把身边的孩子带入到“此时此刻我们的生活非常恐惧” 的死亡焦虑之中。

作为家长,我不想仅仅在这个时候向孩子传递“这个世界很可怕”的恐惧感,这并不会让他们获得更多的有效支持,也不能从中帮助他们发展出面对危险时候的自救能力。举个例子来说,带孩子认识红绿灯和斑马线,可以帮助我们的孩子远离交通事故,但是,不停地告诉孩子“说不定就会有车把你撞死”则不会,给孩子看惨烈的交通事故照片更是除了会吓坏孩子以外,没有任何的正向教育意义。

03

还有一点我必须明确的是,我的意思并不是说,小孩子需要生活在一个完全没有死亡和危险信息的世界里;作为父母,爸爸妈妈们是需要在生活中带领孩子去认识死亡和危险到底是什么。这里的关键,在于父母在进行这样的带领或陪伴的过程中,自身的情绪状态是怎样的?是否是可以带给孩子安全感的。

在一个比较理想、比较教科书式的成长设定中,小孩子们最早会在童话故事里接触到死亡的概念,然后是在照顾身边的植物或宠物(比如孩子自己种的小花苗、自己养的小乌龟)经历中体验到死亡带给他们的困惑和痛苦,再然后,以各种方式去理解“每个人都会死” 这一生命事实之后,再然后,孩子们才可以积累出一定地处理与死亡相关的不安和焦虑情绪的能力。

在温柔而有力的爸爸妈妈怀抱里去对死亡产生认识和理解,和在自身就是非常焦虑不安的爸爸妈妈身边去体会死亡的压力,这对于小孩子来说,是完全不同的感受体验。当我们不加掩饰地在孩子面前反复谈论那些我们自己一时未能面对的社会新闻,就等同于用行动对孩子讲:“完了,我要崩溃了,这样的新闻把我毁掉了。”

相对于一个生气愤怒的母亲,一个崩溃了的,无力面对的父母,更加容易让孩子陷入到他们忍受不了的恐惧之中——如果这个事情可以毁掉我妈妈,那它一定也可以毁掉我的全部生活,毁掉我。

04

如果我的孩子已经了解到这样可怕的消息了呢?

如果我之前已经不小心这样做了呢?

如果我家里的其他人已经这样让孩子觉得很害怕了?

亲爱的,别急,小孩子是很容易会在这样的时刻体验到极端的情绪,但是,我们是成年人啊,我们都知道生活不会被谁一时的情绪就全盘毁掉。既然孩子们的情绪体验很容易在“安全”和“危险”之间两级摆荡,那么我们就有很多、很多的机会,在他们生活中增添更多的“我很安全”的情感体验就好。

让孩子了解你感到害怕,这很正常

告诉孩子我们都会在得知伤害性事件时感到害怕,这样的时候,我们都会想要在家人身边获得安慰;告诉孩子,任何时候你想要爸爸妈妈的拥抱,都不用不好意思,我们愿意安慰你。

多一些时候陪孩子说话和做游戏

不需要将主题局限在伤害性事件上,不需要强迫孩子跟自己表达感受,有些孩子还不具备在情绪中描述情绪的能力;待在情绪良好的父母身边玩耍(绘画、做游戏、看故事书)或与爸爸妈妈随心地聊天,这些事情都可以帮助孩子从父母身上获得安抚,从而渐渐摆脱不安情绪。

帮助孩子确信我是安全的

当孩子表达或表现出对自己的安全担忧时,帮助孩子去确认他的生活是安全的;孩子的年龄越小,就回去越需要具体和可感知的外界信息来重建安全感,比如,带领孩子去感受门锁锁上之后从外面就打不开了,带孩子去看幼儿园或学校的某个门卫叔叔的手臂很粗壮、很有力。

保持正常的生活作息

大河报-综合性都市生活日报 版权所有 © 2005~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大河报-综合性都市生活日报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备案号:豫B2-2004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