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

当前所在位置:大河报-综合性都市生活日报 > 生活消费 > 文章

消费反弹? 生活键重启:有人四处摇号买房 有人着手拍车牌

2020/03/25 本文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次浏览

  • 微信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更多更多

 
  原标题:消费反弹? 生活键重启:有人四处摇号买房 有人着手拍车牌
  被疫情按下的生活暂停键如今重启很多人产生了与以往不同的消费需求
  不一样的“买买买” 是对生活方式的新思考
  买房、买车、更换数码产品、购置春装、健康养生、给孩子报班……此前,超长假期和“隔离”的生活状态,抑制了人们的很多消费需求。

  如今,随着各行各业复工复产,“消费反弹”的话题被频频提起。

据记者采访发现,疫情后,很多人产生了与以往不同的消费需求。

  曾被疫情按下的生活暂停键,如今重启。

  “买买买”里,包含着普通人对自我生活方式的新思考。

  空间太小,租户受限
  买房,四处登记参加摇号
  富阳、大江东、余杭、萧山……从2月底周末开始,在杭州工作的90后姑娘张茹跑遍了杭州的远郊。

  她不是踏春,而是去看房、看房,和看房。

  “只要哪里有楼盘销售,我就想着立马去买房。”张茹对买房突然变得积极了起来,用她自己的话来说,“近乎‘疯狂’”。

  疫情发生前,张茹并没有短期买房的计划。她和交往了5年的男朋友都是新杭州人,租住在市区一间一居室的公寓里,空间有些局促,但胜在交通便利、租金便宜。

  因为疫情,在家憋了一个月后,她彻底改变了想法——
  “以前觉得,房子只是用来睡觉的。这段时间,我们天天在家,才发现活动空间太小,实在有些受不了。而且,在疫情期间,租客在一些小区受到了限制,让我们太想拥有自己的房子。”

  两人刚工作不久,预算有限,选择范围只能锁定在杭州远郊。

  第一个周末,两人一大早就出发,前往义桥。到达某售楼处时,张茹发现,来看房的人寥寥无几。销售人员告诉她,疫情期间,摇号的人不多,中签率比较高,如果满意就抓紧登记。

  “我当时就登记报名了。”张茹说,她随后又去了另外几个楼盘,登记参与摇号,“心里特别兴奋与迫切,觉得立马就要买到房了。”

  不过,在看房的第三个周末,张茹感觉到了形势的变化。

  她和男朋友开车到达余杭某楼盘时,发现停车位已满,售楼处门口排了看房队伍。销售人员的说辞,变成了“现在买房的人很多,赶紧登记。”

  张茹说,排队过程中,她得知好几户人家都是在疫情期间,临时决定买房或换房的。

  担心摇不到号,张茹回家后开始在网上“狂刷”二手房,“只要看到一个合适的二手房,就立马打电话给中介。”

  目前,张茹已参与2次摇号,等待摇号的楼盘有3个,联系了至少10家中介,二手房已看过几十套。

  她迫切地希望实现一个“安家”梦。

  避免公共交通,出行受限
  买车,立马动手拍车牌
  整个2月,家住杭州江干区的魏筱,只出门过两次。

  “担心有风险,那段时间都不敢乘坐公共交通,也不敢打车。”魏筱说,只有当家里的生活物资告急时,她才会恳请朋友开车,接她去超市采购。

  被困在家的日子里,魏筱萌生了买车的念头,并且快速滋生。

  上一次萌生买车念头时,魏筱算过一笔账:每个月的油费、保养、停车、保险费,再加上摇不到车牌、需要竞拍牌照的费用,成本比每天打车上下班高出不少。因此,她打消了买车想法。

  但这次,她自动忽略了之前考虑的因素,开始细数买车的好处:有了车就不必担心出门不方便,去超市采购也不必拎着重物等车,周末还能自驾去郊区采风……
  3月中旬,魏筱已在网上申请了车牌竞价资格,一边等待竞价,一边挑选车型。

  3月23日,去4S店看车之后,魏筱和朋友去了一趟商场,开启了“买买买”模式,想趁着背上车贷之前,“奢侈”一把,“我们一共买了4双鞋子,不少衣服,还去吃了一顿烤肉大餐。2人点了一份4人餐,吃到撑!”

  魏筱并不是一个人。当时,她看了一下四周,其他桌的顾客也都点了不少,结账时,大家不约而同地要了打包盒。

  家有“神兽”,带娃已临极限
  报班,计划“寄存”神兽
  看到微信群里的朋友在讨论疫情之后如何消费,年轻妈妈彭卓立马甩出了一句话,“我要给儿子报各种班。”

  受疫情影响,父母无法从外地赶回北京,照顾2岁儿子芃芃的艰巨任务,落到了彭卓夫妻两人身上。

  回想起这两个月的生活,彭卓用了“兵荒马乱”来形容。

  白天,活力十足的芃芃让夫妻俩的神经时刻紧绷,“小‘神兽’不仅有活力,还不知深浅。”

  床上翻跟头,地板上转圈,一个不注意,娃就从床上摔到地上。

  到了晚上,哄孩子睡觉成了每天最头疼的难题,“以往,儿子饭后就会去小区花园和小朋友玩耍,‘耗电量大’,回到家很快就能入睡。疫情期间,儿子天天被困在家,没有小伙伴,也无处‘放电’,心情变得有些焦躁。每天晚上,我要讲二三十个故事,才能把他哄睡。”

  为了让儿子能安静下来,彭卓在快递恢复后,开始疯狂消费:鲁班车、小手枪投影、木头工具箱、有声读物……“换成以前,肯定不会给他买这么多玩具,但现在只希望玩具能够分散他的注意力。”彭卓说。

  整整两个月,夫妻二人被折腾得精疲力尽,迫切希望找个地方,把儿子“寄存”一下,给自己有个喘息的机会。

  目前,彭卓已经考察了好几个适合儿子的游玩兴趣班:游泳、轮滑、淘气堡……都进了她的候选范围。

  一个兴趣班,学费好几千元。以往会仔细衡量的老母亲,已经改变了想法,“报班,完全是缓解我被压抑的心理需求,老母亲也需要喘口气啊!”

  .中.新.经.纬

相关阅读:

大河报-综合性都市生活日报 版权所有 © 2005~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大河报-综合性都市生活日报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备案号:豫B2-2004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