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

当前所在位置:大河报-综合性都市生活日报 > 股市行情 > 文章

华夏未来资本刘文动:股市是时间的艺术

2019/10/07 本文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次浏览

  • 微信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更多更多

  有位作家说,每个人的时间都是由少量的高光时间和大量的垃圾时间所构成的。我们的人生实际上被某些特殊的日子甚至特殊的瞬间决定,我们在回忆中觉得特别美好或揪心的时光寥寥无几,大量的时间都不痛不痒。

  文学抒写聚焦于那些高光时刻,故意放慢叙述节奏,竭尽抒写之能事,捕捉细腻的感觉,抒发婉转的情感,好让读者尽可能延长享受高光时刻的美妙。

  无聊的时光则以“几年以后,...”这样的叙述一笔带过,仿佛它们从来没在在我们的生命里存在过。

  这就是人们为什么喜爱“故事”的原因。

  爱上股票故事的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我在股市中摸打滚爬二十二年,见证了数次股市的“高光时刻”。

  1999年至2001年、2014年至2015年两次股市的高光时刻,A股投资者兴奋地讲述着“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故事”,尽管后来成功的BAT和TMD根本跟A股无缘。2006年至2007年那次则开始讲述中国经济即将迈入“黄金十年”的故事,尽管那已经是中国经济黄金十年行将结束的时刻。这种经历常常令我怀疑我到底是生活在现实世界还是虚构的世界,因为大多时候投资者以回顾过去的方式前瞻未来,笔法和小说家如出一辙。

  跟高光时刻相比,低光时刻是乏味和无趣的,长着故事头脑的投资者常常对此不屑一顾。可是生命的高光时刻从来都在平淡之中得以孕育。

  2019年的股市无疑就是这样的时刻。

  霍华德在《周期》一书中将股市比喻成钟摆,常常在两个极端之间摆动。事实要稍稍复杂一些:

  1、钟摆的摆动具有固定的周期,股市则没有;

  2、钟摆在达到一个极端往回运动的过程中在抵达另一个极端之前绝不回头,股市则常常“一步三回头”;

  3、钟摆在达到极端的时刻会像故事叙述那样放慢脚步,而在其它时间在加快节奏;股市则相反,在“牛或熊”的高光时刻,大多行色匆匆,留下无尽的低光时刻让投资者苦熬,似乎故意要考验投资者的耐心;

  4、钟摆两个极端的位置是固定不变的,而股市估值的高点和低点则变动不居。

  但如果我们忽略这些不同,单就它们都围绕着某个中心点反复震荡这一点而言,这个比喻倒也不无道理。

  股市的中心点在哪里呢?

  按照经典的金融学的理论,股票的价值取决于其未来获取的自由现金流量的现值。为了不用貌似高深的数学公式吓唬人、故作神秘,我决定略而不论。

  简单地说,股票的价值取决于三个核心因素:

  1、公司的用资本回报率(ROIC)衡量的盈利能力;

  2、增长率(G)

  3、资本成本(WACC)或者说投资者要求的回报率(R)

  并且,只有在ROIC大于R的情况下,增长才能增加价值,否则就只能维持甚至毁损价值。如果前两者都是符合市场预期的,那么价值的变化就取决于投资者要求的回报率变化。根据学术界对美国股市的实证研究,股市的要求回报率大体在9%左右,这是一个长期均值。换言之,股市长期沿着9%左右的价值增长线上升。

  我这么说,一定有人气得恨不得骂“三字经”。因为,9%的数字没意义,它代表了美国市场,甚至连美国也代表不了,学术研究从来就脱离实际,更何况各国国情千差万别,怎么可以用一个标准呢?

  我同意。绝对的数字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投资者的确会有一个要求回报率。

  这个要求回报率跟什么相关呢?

  大家都有买东西的经验,知道货比三家,挑选性价比最好的一家。

  买一件有形的商品,它的使用价值在购买的那一刻就基本上可以确定,并且据此付钱。买股票跟买东西稍有不同。买股票不是为了其使用价值,而是为了获得回报。

  问题是,你在买股票的那一刻未来的回报是不确定的。

  换言之,投资就是以一个确定的现在去换取一个不确定的未来。

  于是,要求回报率就是你的期望回报率。如果你不想有不太确定的结果,那么你可以将钱投资在未来比较确定的机会上面。比如,找个放心的银行存进去,或者买短期国债,这个愿望都不难实现。

  问题是这样的回报你或许会不太满意。想要更高的回报,结果往往就不会那么确定。

  投资者常常不信邪,既要高回报,又要不确定性小。最终的结果,常常是骗子更好地满足了他们的愿望。

  确定性高的投资机会所带来的投资回报,我们称之为“无风险利率”,话虽这么说,无风险利率并非真的无风险,只是风险比较小。

大河报-综合性都市生活日报 版权所有 © 2005~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大河报-综合性都市生活日报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备案号:豫B2-2004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