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

当前所在位置:大河报-综合性都市生活日报 > 国内新闻 > 文章

每天面对死亡的人,怎样看待生死?

2019/04/06 本文来源:未知 浏览量:次浏览

  • 微信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更多更多
每天面对死亡的人,怎样看待生死?

随着时代发展,清明的节日内容除了传统的扫墓祭祖、踏青游玩等,还被赋予更多现代意义,生命教育近年来“新增”的节日主题之一。

殡葬人每一天都必须直面死亡,他们都会有哪些与生命有关的经历?

清明前夕,我们从杭州殡仪馆的职工中收集了一些与生命有关的故事。

在殡葬人的眼中,生命意味着什么?人们对于逝者的身后事有哪些“误解”?这些故事,就是殡葬人给出的答案。

“那么多的意外,提醒我关爱家人”

图片

王刚 摄

遗体接运工戴辉东:我们的工作特殊,要一年365天春夏秋冬不间断服务,穿梭在城市各个角落,将逝者安全运送到殡仪馆。

有次,我到医院接一名7岁的男孩,他的家人哭得撕心裂肺,孩子爷爷不停怪自己,不该让男孩帮忙晾衣服,否则不会掉下去……

我身为人父,能体会到家长的悲痛,内心会很酸楚。生活中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的意外和病痛,都提醒着我要更珍惜生命、关爱家人。

“我们更懂‘子欲养而亲不待’”

图片

王刚 摄

礼宾服务员周佳琪:我是一名“殡二代”,我妈妈退休前曾在杭州殡仪馆工作。

2017年,我像妈妈一样成了一名殡葬人。从事这份工作后,让我感触最深的是,无论生前身份高低贵贱,在死亡面前每个人都是平等的。

我常在告别会悼词中听到“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句话,它也提醒我,在自己还有机会、有能力的时候,应该懂得感恩、善待亲人、孝顺父母,珍惜这辈子仅有一次的亲情和缘分。

“尊重听不见的逝者”

图片

王刚 摄

太平间服务部工作人员吴光荣:我是单位派驻到浙医二院太平间的一名工作人员,我每天都要将在医院过世的病人送往太平间,为他们净身、穿衣、打包,再通知殡仪馆接运遗体。

服务每一位逝者前,我都会向逝者鞠躬说:“现在由我为您净身更衣。”虽然我知道逝者无法听见,但这是为了表达我对每位逝者的尊重,也是对这份职业的敬意。

服务好每一位逝者及其家人,但求无愧于心。每当我的服务获得家属或院方的肯定和表扬时,心里都是暖暖的,感觉做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误解”

图片

王刚 摄

遗体整容师谢黎明:这些年,我已记不清服务过多少位逝者。

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个炎炎的夏日,我前往丧户家,为一具已经腐烂的遗体做防腐。遗体腐烂的原因竟是家属认为“人去世后24小时不能做防腐,这样才能早生极乐。”无奈的我只能忍着恶臭,用针管为逝者抽取了40多次腹部胀气,排出积液多达4公斤,用多于平常近5倍的药剂进行防腐注射,最终让逝者体貌恢复最佳状态。

离开时,我告诫逝者家属,别再相信封建迷信,科学处置遗体才是对逝者最大的尊重和对自身最好的保护。

“理解”

图片

王刚 摄

遗体火化工莫颖滨:我原来干过遗体接运工,记得2014年大年三十晚上值班,我在一家医院和殡仪馆之间来回跑了四趟接逝者。

零点钟声敲响时,杭州到处都是爆竹声,车窗外都是烟花,街上就我一辆车,所以我心情很苦闷。没想接第四位逝者的时候,逝者的老伴对我说:“小伙子,你这份工作很伟大。你来回好几趟了,我都看到了,替我家老头子谢谢你。”说完这句话,她向我鞠了一躬。我当时真的感动了,感受到了别人的尊重,心想“还得干下去!”。

“有色眼镜”

图片

王刚 摄

告别会司仪李艳红:我做告别会主持工作已有14个年头了,时间让我积累了很多经验,也让丧属对我很认可。

记得有位大伯参加完我主持的告别会,指定让我在他去世后担任告别会司仪,感觉还蛮有趣。不过也有难受的时候,有次我在公交车上碰到一名认识的丧属,我们这行一般不跟别人主动打招呼,没想到她主动问候我,弄得我反而不好意思。本以为她对我没有偏见,下车顺嘴说了“再见”,她立马说“不再见”……

不管怎样,工作中我常收到一些丧属的感谢短信,这些都是对我的肯定,会鞭策我继续前行。

在采访中,每一位殡葬人都有各自生命体会,他们普遍提到的一点是,在殡仪馆时常上演“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现象,每每看到,更觉惋惜。殡葬人对待生命的独特情愫,往往源于他们在岗位上所体悟的生死之道,这也让他们的人生态度更为通透豁达。

正如一位老殡葬人所说“生命只有一次,没有来世,我们能做的就是好好珍惜”一样,面对死亡,人们不应仅为生命的逝去嗟叹,更该在生命的无常中,把握确定的当下。

相关阅读:

大河报-综合性都市生活日报 版权所有 © 2005~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大河报-综合性都市生活日报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备案号:豫B2-2004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