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

当前所在位置:大河报-综合性都市生活日报 > 法制新闻 > 文章

法治陕西

2019/05/15 本文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次浏览

  • 微信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更多更多

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 郄建荣

今天,中央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向陕西省反馈“回头看”及专项督察情况。督察组组长朱之鑫在会上指出,陕西省高度重视此次“回头看”工作,边督边改,立行立改,推动解决一大批群众身边的生态环境问题。截至2019年3月,督察组交办的群众举报问题已基本办结,其中责令整改720家;立案处罚225家,罚款2469万元;立案侦查13件,拘留8人;约谈267人,问责417人。

督察组指出,陕西省整改工作虽然取得积极进展,但一些地方和部门政治站位不高,整改态度不坚决,责任落实不到位,敷衍整改、表面整改、假装整改等问题在一些领域还比较突出。

宝鸡西安等地治理“散乱污”现“一刀切”

“一些领导干部对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学习领会不到位,重发展、轻保护的观念尚未得到有效扭转。”朱之鑫说,习近平总书记对秦岭违规建别墅问题先后做出6次重要批示指示,但陕西省、西安市在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规建别墅问题上严重违反政治纪律、政治规矩,教训深刻,令人警醒。

他指出,2017年修订《陕西省秦岭生态环境保护条例》时放松要求,在适度开发区开发建设活动管理方面,以负面清单方式代替 “划定建设控制地带”,并删除“巴山生态环境保护活动参照本条例规定执行”条款,致使与秦岭同为我国中部重要生态安全屏障的巴山生态环境保护无据可依。2018年出台的秦岭生态环境保护总体规划,仅要求对列入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的19个县按照负面清单管理,对其他20个县的开发建设活动未作出规范。

同时,督察还发出,陕西省一些地区在整改中不敢动真碰硬,对大企业不敢管、不愿管。据朱之鑫介绍,第一轮督察5次转办陕西黄陵煤化工公司污染问题,但始终整改不力。2018年全国人大执法检查时又发现延长石油兴化化工公司偷排废气、金堆城钼业公司二氧化硫长期超标排放等突出问题,此次“回头看”还发现韩城龙门煤化工公司等4家类似企业环境违法问题突出。

朱之鑫说,国家三令五申严格禁止生态环境保护“一刀切”,但宝鸡市高新区、西安市国际港务区在“散乱污”整治过程中,在未充分甄别和排查认定的情况下,为应对监督检查,紧急采取断水断电或逼迫企业自行“三清”等措施,导致部分非“散乱污”企业被迫关停,严重影响群众生产生活。咸阳市秦都区、杨凌示范区所辖杨陵区推进禁燃区建设统筹不够,对居民温暖过冬造成一定影响。彬州市打着“治污降霾”的旗号,强制拦截车辆接受洗车服务并收取费用,直至2018年8月底被生态环境部通报后才停止,影响十分恶劣。

在谈到减煤工作时,朱之鑫点名批评陕西省省国土资源厅以及水利厅。

法治陕西


中央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在陕西省渭南市现场检查工业企业污染治理情况。

敷衍整改 停车场小吃店网吧宾馆纳入“散乱污”范围

朱之鑫指出,陕西省敷衍整改、表面整改较为常见。他说,工信部门对“散乱污”企业清理取缔工作指导不力,多个城市“散乱污”治理工作标准不一,随意性大,西安市、西咸新区、铜川市、韩城市等地将停车场、小吃店、网吧、宾馆等纳入“散乱污”范围。渭南市对秦岭采石生态破坏恢复治理工作部署推进不及时、不细致,大部分采石企业长期“停而不治,治不彻底”,治理任务仅完成14%;渭北“旱腰带”区域宝鸡、铜川、渭南等地矿山治理恢复工作敷衍应对,严重滞后。陕西瑞德宝尔公司长期开采造成山体生态破坏严重,侵占破坏林地约46公顷。但西安市对群众多次举报该问题调查不严不实,并以企业审批手续齐全为由未予处理。

“西安市江村沟垃圾渗滤液处置问题表面整改,新增渗滤液处置设施设计能力不足,而且处理设施长期运行不正常,负荷仅50%左右。”据朱之鑫介绍,为此,西安市水务集团采用“污染搬家”方式,违规将大量渗滤液转运至西安市11家生活污水处理厂暂存或处置,环境风险十分突出。西安市长安区在未完成截污工程的情况下,通过给皂河长安段河道加装“遮羞盖”方式掩饰问题,实际整改工作推进迟缓。督察发现,皂河沿岸存在多个排污口,仅第九污水处理厂下游两个溢流口每天就有近2万吨生活污水直排。

假装整改 西安等地虚报谎报“煤改电煤改气”完成任务

朱之鑫指出,陕西省假装整改问题多见。

大河报-综合性都市生活日报 版权所有 © 2005~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大河报-综合性都市生活日报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备案号:豫B2-2004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