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

当前所在位置:大河报-综合性都市生活日报 > 财经新闻 > 文章

大城市放宽落户,如何落地?

2019/04/11 本文来源:未知 浏览量:次浏览

  • 微信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更多更多
大城市放宽落户,如何落地?

【核心观点】

1、政策只有真正地植根于把人放在第一位,为人民谋福利基点之上,我们国家才能有良好的发展。

2、落户的前提是进入的城市有良好的就业条件。

3、其次能不能解决好进城落户就业者的子女教育问题?

4、再有就是解决就业者和他的家属的医疗问题,他父母的养老问题。

5、必须建立覆盖全体国民的、城乡一致的、中央财政承担的,包括教育、医疗、失业、工伤、养老以至法律援助等完整的社会保障体系,人们才能安居乐业。

6、和这相关联的,还有一个土地制度的改革。

7、在中国放开户籍制度,取消城乡分治,农业人口和非农业人口没有区别,是应该的,但是很难。

财经观察家 | 李楯:大城市放宽落户,如何落地?

 

这里是《财经观察家》,我是清华大学当代中国研究中心李楯,今天在这里和大家一起来探讨我们都很关心的户籍问题。

财经观察家 | 李楯:大城市放宽落户,如何落地?

 

【新闻背景】

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提出包括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优化城镇化布局形态、推动城市高质量发展以及加快推进城乡融合发展四个方面重点任务。

要求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城区常住人口100 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100 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

城区常住人口300 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

《任务》提出,深入推进城市群发展。有序实施城市群发展规划。加快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坚持以中心城市引领城市群发展,推动一些中心城市地区加快工业化城镇化,增强中心城市辐射带动力,形成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助推力。

财经观察家 | 李楯:大城市放宽落户,如何落地?

 

发改委已经发布了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重点任务,政策制定者为什么要制定这个政策?它的依据是什么?它想达到的目的是什么?但我讲到政策时候还会关注到另外两方面,就是政策的具体执行者和这个政策实施中的利益相关者,他们是怎么想的,和怎么做的?

当代中国有着一种和其他发展中国家都不相同的发展的样式,区别就在于,我们在共和国的前期有过明显的压制城市化,来发展工业化的这样一种思维方式,有着这样一种路径。

于是就会实行城乡分治,户籍上要区分非农业人口和农业人口,以及要运用国家的权力来为城市定级,来实行一种分级管理的城市制度。

财经观察家 | 李楯:大城市放宽落户,如何落地?

 

我们现在的制度是,城市它有五级七层,小城市在这里只出现了一层,实际上小城市又分一型和二型,是吧?一个是20万以下人口的,一个是20万到50万。中型中等城市,大型城市的二型,大家看这里给出了数字,100万到300万,一型;300万到500万;然后是特大城市,然后是超大城市。

我们对农业人口,在改革之前,一般是很难进到城市的,小城镇都很难进到。它只能在农村,只能从事农业劳动,在当时体制下。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演变,有这样几个过程:

第一个,叫做离土不离乡,洗脚上田,不在田里,不搞农业了,上来搞一些工业,乡镇五小企业,然后是发展小城镇。但对于大城市,甚至对于中小城市,当时是不能让他们进来的。所谓当时要限制盲流。

到后来,在90年代的中后期有所改变,要使他们能够有序流动,要试点有序流动,实行暂住证和居住证的制度。

财经观察家 | 李楯:大城市放宽落户,如何落地?

 

现在,小城市、中等城市放开了,大城市这两个类型,第一个类型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第二个类型,全面放开和放宽落户条件。

这样我们来看政策,就经历了这样一个演化过程。政策设计的基点是逐步的放,在放的过程要是可控的,有序的放,控实际上有全控、半控,和很难控制这几种情况。

比如讲说控制他们落户比较容易做到,除了因为贪腐之外,它基本能做到,半控就是控制他们进来谋生求职。这个曾经有几次的限制,事实上很难做到。而要使他们都进到城市里来,实际就更难做到了。于是我们看出现一些鬼城,原因就在这里。

因为实际上土地的城镇化就在整个我们国境之内,土地的城镇化比人口的城镇化要快得多,人口的城镇化会遇到更多的制度障碍。这样问题就来了,你放开的那些地方是不是人们想去的地方?如果放开的地方和人们想去的地方中间有所不同的话,那么我们如何来处置这样一些问题?

财经观察家 | 李楯:大城市放宽落户,如何落地?

 

【新闻背景】

《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提出的放松落户要求,主要针对常住无户籍人口的落户问题。2017年中国城市符合城区人口300万至500万条件的共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等10座城市。

有分析认为,政策效应下,京津冀、长三角和粤港澳三大城市群中的城市,如杭州、无锡、宁波,以及三大城市群以外的郑州、西安、长沙等,以及人口大省的前两大城市,都可能产生房地产的利好效应。

财经观察家 | 李楯:大城市放宽落户,如何落地?

 

为什么要放松或者取消落户限制?有不同的解释。

一种解释,认为是加快农业转移人口的市民化,促进人的城镇化。

再有一种解释,是为了使房地产能够获益,能够推动部分城市的地产销量和价格。

还有一种解释,为人民谋福利,能使尽可能多的中国人生活得更好一些。我的主张是最后这一种。我们的政策只有真正地植根于把人放在第一位,为人民谋福利基点之上,我们国家才能有良好的发展。

多数人为什么会想进城?为了生活的更好一些,一种制度如果要好的话,就应该能使尽可能多的人,能够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出选择,过他们自己愿意过的生活,能够生活得有尊严、有安全感,不为基本生计没有保障而担忧。

因此我们面对的问题就是,我们不能只在数量上,同时还要在质量上做好城镇化,就是城镇化不只是数量问题,更有一个质量问题。

财经观察家 | 李楯:大城市放宽落户,如何落地?

 

落户的前提是他进入的这个城市,不管是哪个级别的城市,有没有一种良好的就业条件。也就是文件中说的城乡统一的人力资源市场。这个目标已经提出多年了,但真正要做到这一点,还需要做出很多努力。

要有城乡统一的这样一种人力资源的市场的话,人们才能更好地找到自己的位置,更好地规划自己的发展,才能使自己和自己的家庭都能生活得更好。

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和我们一些人想的往往不一样。我们觉得要按照一个整体的规划,有秩序一些,那么有些人应该是先进小城市、中城市,然后进比较大的城市。

但是事实上城市越大,它可提供的就业空间就越多,它能提供的就业种类,人的谋生的方法也就更多。举个很小的例子,一个人如果擦皮鞋,在村里,在小城市擦,基本活不下去。

如果在大城市,如果大城市也允许他擦皮鞋,情况就完全是两样了。所以要使人能够进城落户,你让他进的城和他想进的城,有没有良好的就业条件,有没有这样一种良好的就业环境?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

财经观察家 | 李楯:大城市放宽落户,如何落地?

 

其次能不能解决好这些进城落户就业人的子女的教育问题?

这是多年来的一个难题,我们目前解决得还不尽如人意。很多人,不但是农村进城打工谋生的人子女教育遇到很多麻烦,即使是白领,即使是获得有过高等教育经历、拿到很高学位的人,如果他不是这个城市、他就业这个城市的户籍人口,如果他是农村或者小城市的人,他的子女在这里上学也会遇到很多麻烦。这个问题中央一再强调,我们应该尽力努力去解决好它。

再有一个就是解决就业者和他的家属的医疗问题,解决就业者他的父母的养老问题。如果城市不能提供这样一个环境,他第一难以在这就业,即使就业了,第二他也很难安心在这里就业,他的家庭是拆分的,很多家庭是难团聚在一起,这样都不利于整个中国的发展。

财经观察家 | 李楯:大城市放宽落户,如何落地?

 

要做到这点,就必须建立一种覆盖全体国民的、城乡一致的、中央财政承担的、在国内任何地方你都可以享有的,包括教育、医疗、失业、工伤、养老以至法律援助,这样一个完整的社会保障体系。有了这样一个体系,人们才能安心在城市里就业、落户,也就是我们常常说的人们才能安居乐业。

和这相关联的,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土地制度的改革。因为我们现在土地制度的改革,从城到乡都涉及到与人口的城市化之间需要认真处理对待的问题。

财经观察家 | 李楯:大城市放宽落户,如何落地?

 

是否应该再全面放开或者取消户籍制度?能不能做到这一点?

说在中国放开户籍制度,取消这种城乡分治的户籍制度,农业人口和非农业人口没有这个区别了,我个人认为当然是应该的,但是很难。

因为在当初,在改革开放之初,我们规划做整体设计的时候,缺乏这种考虑和缺乏这种魄力。而到了现在,在改革的进程之中,又生出进城之中的很多新问题。

于是现在如果要取消这种城乡分治的户籍管理制度,这个仅仅取消它的话,而在前面我说的在土地制度,在社会保障制度各方面的整体改革不能配套的话,如果我们的就业情势像现在这样并非一种非常满意的良好状况的话,那么就很难达到这种预期的效果。

财经观察家 | 李楯:大城市放宽落户,如何落地?

 

即使我们下决心要做到这样一个改革的话,也还有两个问题。

一个就是,新进入城市落户的这些人,怎么样融入这个城市的生活之中?

第二点,就是政府在这里面应该给予扶持,使他们能够成为新的城市人,使他们和原来生活在城市中的人能够融为一体。但是在总体的城镇化进程的推进过程之中,我们也要考虑有些人会愿意选择农村生活的。

我刚才提到一个人的生活质量高低,除了他所能支配的物质财富之外,还有一个他的愿意,他愿意要一种什么样的生活方式,这就有一些原来在农村,今天仍然在愿意留在农村从事农业或者养殖业的人,一些原来是城市户口,甚至是大城市,甚至是特大城市户口的人,愿意今天离开城市,到农村去生活,这些我们都应该给予一个好的制度空间。

我们的城市都比较大,说实在我们的小城市都比较大,国外有的小城市才几万人,那也是一个很好的城市。能不能按照人的选择,你提供这样一种空间,还是一切全靠决策和规划?这也是一个在今天我们应该考虑的问题。

相关阅读:

大河报-综合性都市生活日报 版权所有 © 2005~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大河报-综合性都市生活日报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备案号:豫B2-20040031